集美!你记忆里褪色的六盘水美景该上色翻新一下了

小编听说色彩的形成

是通过光刺激人的眼睛

再经过视神经传递到大脑

从而转换成色彩信息

小编又想

大家在家那么多天

眼睛没有受到六盘水各色美景的刺激

是不是已经快要忘记

凉都各处

那些缤纷的色彩和绚烂的模样了

这不

小编搬起画板和颜料

这就来给你心里的已经黯淡的景区们

上色翻新一下

青绿――����

金黄――妥乐

雪白――梅花山

碧蓝――德湖

亮紫――哒啦仙谷

翠绿――乌蒙大草原

青金――丹霞山

中国红――北盘江大桥

金棕――凤池

怎么样

靠着这一番上色翻新

是不是又有些迫不及待想要亲临景区

感受自然的气息了?

小编在六盘水等着你

等到疫情过后

你亲自来给这些记忆里褪色的美景

重新刷上崭新的色彩

� 转载请标注来源

�责编:胡凯瑜

� 编审:张文俊

急企业之所急 春风行动二号工程线上培训举行

10日,由商务局组织,依托阿里巴巴国际站进行的线上培训在鞍山市创意梦工坊举行。

鞍山市委、市政府启动的“春风行动二号工程”,推动跨境电商发展是其中的任务之一,任务涉及的内容为:开展国家跨境电商综试区前期准备工作,完成时限是今年8月底;依托阿里巴巴国际站,推动企业上线,开展跨境电商业务,力争全年上线企业达到50家以上,完成时限是今年12月底;以全力争取国家市场采购贸易试点为契机,助力我市跨境电商发展,完成时限是今年12月底。

当日培训主要对象为对外贸易企业和生产经营企业,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种展会的推迟令这些企业订单锐减,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传统的销售模式更使其举步维艰,面对这些困难,市商务局急企业之所急,开展对企业线上培训,重点是打破企业一味依赖线下经营的传统模式,了解掌握如何利用互联网进行贸易操作等。

商务局电商科科长宋显忠说,为把疫情影响降到最低,加快释放新兴消费潜力,推动增加电子商务、电子政务、网络教育、网络娱乐等方面消费,我市还将加大电子商务方面的培训,让更多的企业利用互联网经济及电子政务,扩大产品销售,从而促进我市经济持续发展。

�来源:鞍山云

�编辑:王诗阳

沈阳大力推广电采暖工作,空气能助力蓝天白云保卫战

为了打赢蓝天白云保卫战,近日,沈阳市发布了《2020年沈阳市蓝天保卫战实施方案》(简称“《方案》”)。《方案》对2020年沈阳将要实行的各项清洁措施进行了严格的规定,在采暖方面,要求“完成16台燃煤发电机组超低排放改造在实施燃煤锅炉治理和煤炭总量控制方面,今年,沈阳将完成华润热电、新北热电、皇姑热电等16台燃煤发电机组超低排放改造工作。并因地制宜推进煤改电、煤改气供暖,在商场、医院、工厂等大型建筑领域,推进电储能锅炉、燃气锅炉等清洁供暖模式,替代燃煤锅炉供暖。在集中供热管网无法覆盖的城乡结合部和农村地区,推广分散式电采暖、燃气壁挂炉等;年底前,全市天然气采暖面积达到600万平方米,电能采暖面积达到3700万平方米。”

据小编了解,今年并不是沈阳推动电采暖的第一年,早在2017年时,沈阳市政府就根据《辽宁省推进全省清洁取暖三年滚动计划(2018-2020年)》的规定,要求“在居民公用采暖领域,重点推进大学、社区、企事业单位办公楼等热负荷不连续的公共建筑电供暖项目。”

在省、市层层政策的引导下,近几年来,沈阳地区开展了大规模的燃煤替代行动。比如位于沈阳市皇姑区黄河北大街253号的沈阳师范大学东佳瑞士酒店就在2017年8月时,淘汰了原来的采暖设备,改用纽恩泰低温空气能热泵为30000�O建筑提供冷暖服务。同时,低温空气能热泵还要为酒房、标准游泳池、游泳馆等场所提供热水。

低温空气能热泵作为纽恩泰目前的主打机型,因为具有无污染、无废气排放、安全程度高、采暖舒适、操作简单、耐低温能力强(可在-35℃的极端环境下工作)等诸多优点,被广泛用于我国各地的酒店、学校、宾馆、医院、商场等场所的冷暖、热水领域,是目前北方“煤改电”商用建筑的首选设备。

在本次项目,低温空气能热泵一如既往的发挥了其出色的产品性能,在连续7天最低气温在-25℃以下的情况下,依旧稳定制暖,保证客房室内温度23℃以上。同时节能效果特别出色,每平米采暖费仅28元,比市政商用采暖便宜4元。

实际上,纽恩泰除了在沈阳市场表现出色之外,在东北其他城市也有亮眼的表现,为包括哈尔滨金融学院、哈尔滨师范大学、吉林省武警总队战士澡堂、吉林省委机关丰田汽车4S店、辽宁大连外国语学院、辽宁锦州渤海大学等数百个项目提供空气能采暖服务,是东北地区空气能热泵大型集中采暖项目的代名词。

重庆“棒棒”冉光辉:3500吨的爱与拼

这是双破损的手。十根手指常年抓举上百斤的货物,指关节已经弯曲变形。掌心长满厚茧,握起来有力且扎人,而掌背皮肤皴裂松弛,布满一圈一圈的褶皱。

手的主人名叫冉光辉,是重庆的一名“棒棒”。

十年前,他因一张照片为公众所熟知。照片里,冉光辉光着膀子,上衣别在腰间,肩扛一百多斤的货,牵着三岁的儿子,一步一步走下梯坎。他嘴里叼着烟,表情从容淡定。有人评论,“肩上扛着全家、嘴里叼着自己、手里牵着未来”。

十年间,他凭借自己的肩膀和腰杆,扛下3500吨货物,在重庆市中心买下一套房子,成为普通人的励志传奇。但这背后,是他一天24小时的辛苦付出。

7:00――扛过最沉的货是235公斤

冬日的山城还未苏醒,前晚下了点儿雨,街旁的黄桷树笼罩在一片氤氲雾气之中。

冉光辉通常在清晨5点起床,今天晚了两小时。前一晚,雇主提前打电话告诉他,让他七点多到大正商场,把物流运来的货送到各家仓库。

从家到朝天门大正商场,一公里的路程,他不到二十分钟就走到了。花了两块钱,冉光辉在商场买了两个糍粑团,算是早饭。

这里是远近闻名的服装针织批发市场,成千上万件服装鞋帽从这里销往重庆各地。棒棒的工作看起来很简单,把物流送来的货扛到雇主家,或者扛着雇主的货去发货。

货物装在大包小包的编织袋里,有服装、针织用品。冉光辉手脚麻利,把货物装进编织袋,再用细绳缝紧,要么用胶带一圈一圈地缠紧,他的指甲锋利的像剪刀一样,咔嚓一下就能把胶带割断。

这样一袋货,轻的四五十斤,重的200斤,冉光辉要一件一件把它们送到收货人的手上,收货人遍布大正商场的各个角落,五楼,六楼,没有电梯,全靠他一个人扛。

1月8日,冉光辉正在大正商场扛活,这一包货大约170斤,能挣7块钱。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摄

冉光辉有自己的扛货诀窍,一百七八十斤的编织袋,他十指紧抓,一下拽到背上,再一点点挪过头顶,将货物的重心放在高处,整个身躯像是被埋进货物里,压成一道拱形,重心安定之后,双手甚至不需要扶着货物,就可以平稳地上楼下楼。

冉光辉扛货时都光着膀子,“穿着衣服,编织袋容易往下滑。”这天重庆气温9摄氏度,略微湿冷,一上午,他送了13件货,大约七八百斤,背上青红一片,汗流浃背。有的货每件6块钱,有的10块钱,一上午他挣了82块钱。

身高一米七、体重130斤的冉光辉扛过最沉的货是235公斤,那是2017年冬,一车从广州运来的一大包短裤,送货的司机觉得他扛不起来,冉光辉就试了试,扛着走了20多米。不过那次之后,冉光辉再也不敢逞强了,“一家老小,都指望我这腰杆,不能压断喽。”

这里的工作一般人吃不消。冉光辉每日的活动范围,离不开朝天门方圆一公里,但每天的运动步数总是保持在2万步以上,超过14公里。

一年365天,除去商场放假的半个月,他差不多有350天扛货、发货,风雨无阻,“感冒发烧都不叫病,扛货一出汗,感冒就好了。”他笑着说,一天至少要扛一吨货,最多的时候扛过三吨,十年下来,他抗了3500吨货。

常年抓举上百斤的货物,冉光辉的双手指关节已弯曲变形。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摄

12:00――成为一名“棒棒”

临近12点,午饭是一碗潦草的重庆小面,加很多辣椒。面摊在商场露天过道上,6块钱一碗,食客都是冉光辉一样的棒棒,因为实惠,十年如一日,他每天中午在这里吃一碗面。

汗珠子掉地上摔八瓣,钱挣得不易,自然也舍不得花。冉光辉不喝酒不耍牌,唯独的爱好是抽烟,一天两包7块5的香烟,每次扛完一包货,都要点上一支烟解乏。一天算下来,自己花销20多块钱,剩下的全是实打实的收入。

每次扛重货,冉光辉都要光着膀子,因为穿着衣服货物容易滑落。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摄

今年50岁的冉光辉是重庆垫江人,吃了没念书的亏,只能下力气,20来岁时,农闲时节,他就和妻子瞿光芳来重庆打工,妻子给人擦皮鞋,他花5块钱买了根实心竹棒,到码头、商场帮人挑货,成为一名“棒棒”。

山城重庆依山傍水而建,出门就是爬坡上坎,搬运货物十分不便,便催生出“棒棒”这一职业――靠一根竹棒和肩膀讨生活的人。他们肩上扛着一米多长的竹棒,棒子上系着两根尼龙绳,是沿街揽活的临时搬运工。

数据统计,重庆棒棒军高峰时多达40万人,在朝天门服装批发市场一带,冉光辉说,和他一样的棒棒不下上千人。

冉光辉在老家有四五亩地,地里刨不出钱来,2009年,他便举家到重庆打工,在朝天门批发市场旁的棚户区,每月300块钱,租了一间20平米的瓦房,两个女儿、女婿总共一家七口,都挤在这间阴潮逼仄的瓦房里,“卧室的光太暗,儿子只能借着门口的亮光写作业。”

专门干棒棒之前,冉光辉还干过泥瓦工,也下过矿,觉着都没有棒棒踏实,扛一件货给一件货的钱,到手的都是现钱,一包货挣几块钱,从来不拖欠。

刚做棒棒时,妻子瞿光芳在饭馆做服务员,没时间照顾孩子,冉光辉就一边扛货,一边带儿子,从两岁一直带到七岁。

冉光辉还记得,每天早晨五点多,他先去商场干一趟活,八点多回到出租屋里,再抱着儿子去商场。商场的老板觉得这个男人不容易,经常帮着看孩子,用纸板和袜子搭建的小床,让孩子在上面玩耍,睡觉。孩子枯燥了,冉光辉就带着儿子一起去扛货、发货。

儿子懂事早,五六岁的时候,经常被留在出租屋里,自己踩在凳子上,学着用电磁炉煮汤圆、煮抄手。

1月9日上午11点左右,冉光辉扛着一包一百七十多斤的货。这包货他挣了10块钱。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摄

14:00――“无论刮风下雨,他都随叫随到”

下午两点,冉光辉再到大正商场给雇主们扛货、发货。

从大正商场到物流发货的朝东路,直线距离不足一公里,却是从半山坡到山脚下的高度,全是弯弯绕绕的梯坎。扛货、发货,都交给了棒棒。

“他勤快,不怕吃亏不怕吃苦,扛货从来不讲价钱,给多给少他都很乐意。”老主顾对冉光辉一致评价,只要一个电话,无论刮风下雨,他都随叫随到。

2010年,冉光辉丢了一包货,价值五六百块钱。那时他刚来市场没多久,完全可以扭头走掉,再去别的地方当棒棒,但冉光辉执意赔钱,“我丢的必须我赔,天经地义。”

因此,老主顾们信任冉光辉,身份证都能交给他,让他发货。他随身背着一个黑色挎包,里面装着各种尼龙绳,用来捆绑不同型号的货物,两把扳手,用来临时修拉货的板车,记号笔,方便店主标注货物信息,还有不干胶、雨伞。

货物从各个楼层扛到商场一楼过道后,再放到板车上,用绳子勒紧捆实,今天总共八件货,五六百斤,能挣50块钱。前一天,他一趟送了10件货,总共一千多斤,码起来比他还高半头。

下午四点多,冉光辉拉着这些货,出大正商场拐入陕西路,陕西路上车水马龙,人声嘈杂,如十年前一样,冉光辉拉着他的板车在人群中穿梭。再拐入几条小巷,前后经过九个弯道和下坡,大约600多米远,运到朝东路物流站。

最陡的坡要30多度,板车前的冉光辉全身顶住货物,双脚一步一步向前移动。也不是没出过意外,有一次,速度和力道没控制好,板车碰倒了路边摊的塑料模特,他停下车扶模特,结果板车自己跑了,好在没撞到人。

最陡的坡要30多度,板车前的冉光辉全身顶住货物,双脚一步一步向前移动。上坡的时候,再用绳子拖拽板车。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摄

如今,市场上出现了电动板车,下坡可刹车,上坡能电动,安全不费力,冉光辉一打听,要5000多块钱,他舍不得。他的板车是自己做的,花了200块钱,买了四个轮子,搭上几片木头就做成了。

朝东路有上百家物流公司,每家店每件货都要送往不同的物流公司,冉光辉逐一送达,邮寄,收好发货单。

接近下午5点,8件货送完,他今天扛货总共挣了132块钱。

17:00――扛出一个家

从朝东路发货站回大正商场,不用再绕原路返回,冉光辉扛着板车,走过梯坎,回到商场,把板车放好。

十年前,也正是在这道梯坎上,他肩上背着一百多斤的货,嘴里叼着烟,一手牵着才三岁大的儿子冉俊超,这一画面被一名摄影师拍下来,他出名了。

十年前,正是在这道梯坎上,冉光辉肩上扛着货、嘴里叼着烟、手里拉着三岁的儿子,被摄影师许康平定格,照片打动了无数人。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摄

后来买房,一些棒棒朋友见了他免不了调侃,说他“赚发了。”

冉光辉从不辩驳。他心里清楚,买房是逼不得已。

刚来重庆的时候,冉光辉谈不上什么梦想,觉得能够凭力气吃饱饭就不错了。2016年,房东把房租从每月300块涨到500块。妻子瞿光芳觉得不划算,总得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才安心,两口子一合计,咬牙跺脚把这几年扛货攒下的钱全拿出来,加上贷款,在新华路买了一套60平米的二手房。

这里距离重庆最繁华的解放碑仅数百米远,实际上,这栋房子是上世纪90年代的老房子,8000元一平米,冉光辉的家位于10楼,没有电梯。而周边楼盘高达两万一平米。

买房这一年,是冉光辉十年来最难的一次――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腰疼腿麻,走十几米就要休息一下。每天下午五点,发完货之后,才舍得花几十块钱,到小诊所里做理疗。

妻子瞿光芳还记得,刚搬进新房的第一天,两口子在客厅沙发上坐了很久,相视而笑,笑着笑着,她就落了泪,“这个家不容易,是他辛辛苦苦扛出来的。”

他是棒棒大军中少有的能买房的棒棒。但妻子知道,光靠扛货,扛不来一套房。

下午5点20分,冉光辉的工作没有结束。

他来到新华路一栋正在装修的楼里,清理建筑垃圾。这是他中午吃饭时揽下的活,他喊了5名棒棒朋友,两个小时内清理四五吨建筑垃圾,石块、碎砖、废土,每人能挣160块钱。

1月9日下午5点20分,大正商场扛货的工作忙完后,冉光辉和5名棒棒朋友在一处工地清理建筑垃圾,每人能挣160块钱。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摄

棒棒的收入极不稳定,春冬季节收入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挣四五千,夏秋季节才挣2000多。所以平时,冉光辉也会揽一些建筑工地装货卸料的活。

“只要能找到钱,就不觉得累。”最疯狂的一次,是在2019年7月份,他从早晨六点扛货、发货,晚上去展销厅通宵抬展板,第二天白天又去扛货,连续工作了30多个小时,一下子挣了500多块钱。

23:00――凭本事挣钱吃饭

晚上8点多,建筑垃圾清理完活,不远处,长江、嘉陵江上游船的霓虹灯已开始闪烁,夜色美好。冉光辉才匆匆回家。

房子干净整洁,没有多余的饰品,客厅里,十年前他牵着儿子的那张知名照片贴在墙上。

晚上8点多,清理完建筑垃圾,冉光辉匆匆回家,妻子瞿光芳早就做好了饭,等他一起吃晚饭。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摄

到家的时候,妻子瞿光芳早就做好了饭,一份海带排骨汤,一盘辣椒炒茄子。这几日,不少记者来采访,瞿光芳有点不悦,“有本事的人才上电视,棒棒上电视,太丢脸了。”

马上期末考试,儿子冉俊超正在屋里写作业。冉俊超如今已经13岁,正读初一,是班里的班长,学习成绩十多名。

冉光辉不满意,说“得前十名才好。”他希望儿子能考个好大学,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绝不能再像他一样只靠下力气吃饭。

每天早出晚归,让冉光辉错过了很多次跟儿子一起吃饭的机会,他说得最多的是亏欠,“没时间陪他们。”

儿子把这段经历写进了作文里,“晚上,我和妈妈准备好晚餐等爸爸回来时,常常是等来一个电话,你和儿子一起吃,我还要搬运货物,不用等我,你们先吃吧。我把作业做完了爸爸才回家,还笑眯眯地说,你们还没睡呀。”

晚上11点半,妻儿入睡,冉光辉再次走出家门,今天的工作还没有结束。他要到工地上卸建筑材料,6个人8吨货,每人挣100块钱。

冉光辉一天的工作一直持续到1月10日凌晨2点,他在工地上卸建筑材料,6个人8吨货,每人挣100块钱。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摄

所有人都认为冉光辉太拼了,只有他觉得,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不偷不抢,勤劳苦干,凭本事挣钱吃饭。”

儿子冉俊超在一次采访中说,“很多人看不起棒棒这个职业。但我对棒棒的理解是,他们凭着自己的力气赚钱,不应该是个被取笑的职业。未来我也想成为我爸爸一样伟大的人。”

凌晨两点多,山城入睡了,夜色沉寂,冉光辉干完活,轻手轻脚地回家,冲凉,睡觉。再过几个小时,浑身的力气生出来,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编辑 陈晓舒 校对 王心

二环上居然还有1.2万元-�O的房子

2020年3月10日,浑南GN-RJ-02-15地块经过激烈争夺,最终以7000元/建筑平方米顶价成交,并配建66000平地块内政府租赁住房。消息一出,真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震惊”、“炸裂”、“重磅”,似乎都无法准确形容浑南GN-RJ-02-15地块成交给市场带来的冲击。

关于该地块能够给沈阳带来什么改变,业界是众说纷纭,但毫无疑问,三环外的土地价值是所有人讨论的焦点。有业内人士分析,该地块实际土地价格已经突破了1万元/建筑平方米,由此也将三环外的价格推到了新的历史高度。但在火热土拍的背后,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此时的二环上却依然有1.2万元/�O左右的新房。

三环外成沈阳楼市主战场,二环稀缺价值凸显

近年来,沈阳三环外成为楼市主战场已经成为业界共识,其在沈阳房地产市场上所起的作用和地位越来越重要。如地处三环外的道义板块和新市府板块就长期占据沈阳楼市成交排行榜前两位,两大板块热度可以说是势不可挡,其中新市府板块还因为是沈阳品质改善的引领区域而吸引了全城目光,排名第三的铁西经开区板块其实也有很大部分属于三环外区域。

数据来自房谱网

土地市场也在证明着三环外的价值。据房谱网数据显示,2019年沈阳三环外居住用地成交占比达到了64%。综合房地产市场的热度以及土地市场供应状况两方面因素,三环外都可以说是沈阳目前楼市中当之无愧的主力军,并且在未来一段时间还将继续保持其火热态势。

数据来自房谱网

但另一方面,沈阳三环外成为沈阳楼市的主流其实也说明了主城区域土地稀缺的现实。从2019年的土地市场看,二环内外土地供应总量为31%,与三环外形成鲜明对比。从地块面积上看,二环周边也很少有大体量地块入市。所以,未来二环周边的楼市供应量总体将呈现下降趋势。所以,随着主城土地供应的减少,二环周边项目的稀缺性将进一步显现出来,房产价格水平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二环上还有1.2万元/�O的房子

当三环外发展起步之时,刚需群体因为资金有限不得不选择三环外产品。随着城市向外扩张,三环外热度逐步提升以及一些板块的品质升级,改善型人群也将目光投向三环外。刚需叠加改善型需求,三环外成为楼市主流也就顺理成章了。

而2020年的两场土拍又将沈阳三环外推向了新的价值高度。先是2月21日,北皇姑北四台子村二期-1地块以5400元/建筑平方米、总价7.94亿元,配建16400�O的政府人才住房成交。据业内人士分析,该地块最后地价成本接近7000元/建筑平方米,入市后的价格将在1.5万元/�O左右。

3月10日浑南GN-RJ-02-15地块的成交则给市场带来了强力的冲击。该地块最终以7000元/建筑平方米顶价出售,并配建66000平地块内政府租赁住房。综合测算,该地块的实际土地价格已经突破1万元/建筑平方米,预期项目入市后或将超过2.5万元/�O。

北三环外的道义板块、北皇姑板块,此前一直被认为是刚需为主的区域,但近些年随着万科、华润、中海等众多品牌房企入住,产品品质也呈现出升级态势,区域价值日益凸显,皇姑北四台子村二期-1地块的成交可以说奠定了北三环外新的入住门槛。而新市府板块是沈阳当前品质改善的代表区域,聚集了中海、龙湖、绿城、保利等众多品牌房企,改善产品层出不穷,浑南GN-RJ-02-15地块也将推动区域价值和产品品质迈上一个新台阶。

浑南GN-RJ-02-15地块位置

其实,就目前阶段看,沈阳三环外价格在1.5万元/�O以上项目也不在少数,如新市府板块部分项目价格就已经超过2万元/�O。而反观二环周边,一些典型在售项目价格范围也大约在13000-23000元/�O,尤其是2020年新地块入市项目的价格都预期在1.6万元/�O之上。所以,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浑南GN-RJ-02-15地块的成交,三环外房价上涨的预期得到了进一步强化,对于二环周边产品,上涨预期叠加区域稀缺属性,进入新一轮上涨周期也是箭在弦上。

但当二环日益稀缺,三环外地价越过1万元/建筑平方米关口,房价开始挑战2.5万元/�O门槛时,其实二环周边仍有价格在1万元/�O左右的房子,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中海城项目。据了解,2020年入市的中海城全新组团和颂均价大约为11500元/�O,其一套三室产品的总房款大约在130万元左右。对比当前三环外的土地价格,身处二环上的中海城新品组团和颂堪称名副其实的价格洼地。

高质低价+成熟板块的优选

虽然价格相对较低,但中海城新品组团和颂的品质却并不低。据了解,中海城新品组团和颂规划16栋高层产品,户型以87-125�O为主,每个户型都设计为南北通透的宽厅产品,并且以合理的面宽进深比实现户型利用率最大化,体现出了中海深厚的产品功力。

中海城最新组团和颂115�O户型

不过,最令购房者感到惊喜的应该是精装交付,项目以中海G6精奢体系进一步提升施工工艺和水准,并甄选国际一线品牌为居住者打造高品质的沉浸式居住体验。总体说来,此次新品在各方面都超越了中海城此前标准。

中海城最新组团和颂样板间

而除了产品本身的品质外,项目所在板块的成熟度更衬托出了中海城新品组团和颂的价格优势。中海城项目位于二环路、松山路、赤山路与西江街交汇处,经过十一年发展,这里已经成为主城北部的重要地标,至今已经有超过十万业主入住。项目周边拥有十余条公交线路和地铁2号、9号线、10号线交通利好,并且还有沈阳市实验学校中海城小学、北京21世纪实验幼儿园中海城分校、东北英才学校、东北育才丁香湖小学、辽宁省实验学校赤山校区等优质教育资源。纵观城市北部,中海城周边的成熟与繁华都是首屈一指的。

中海城最新组团和颂区位图

在这样的成熟板块提供高品质的精装产品,其价格却还刚刚迈过1万元/�O的门槛,这在沈阳确实比较罕见。新房价格的形成有多方面因素,包括政策、土地以及企业自身的原因。不过我们有理由相信,一旦项目入住交付,二手房市场一定会还原其应有的市场价值。

结语:向三环外发展是沈阳发展的客观需要,这其中无疑有着巨大的置业机会。但购房者应该认识到,当沈阳三环外土地价格迈上1万元/建筑平方米关口时,在二环周边区域仍然有像中海城新品和颂这样1万元/�O+的房子,其不仅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同时也具有难以比拟的区位和产品优势。而浑南GN-RJ-02-15地块的成交在凸显出其价格优势的同时,也预示着购买项目的窗口期越来越紧迫。

不过,现在有一个新的好消息。目前,沈阳中海已经启动了第二届“318购房节”,不仅推出了较大力度的优惠措施,中海各项目也将推出一定数量的特价房源。相信此时购买中海城,将在原有价格基础上获得更进一步的优惠。